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猎宝 第59章 粗大明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6:52

猎宝 第59章 粗大明

看明白之后,孙中原直接往前探了探身子,就手抓过了小盒里的黄玉骆驼。

黑框眼镜一见争议中仍旧有人抓了起来,不由看了孙中原一眼,一看是个年轻人,鼻子里哼了一声。

摊主见有人“接盘”了,开口道,“小兄弟,你可看好了。”

这黄玉骆驼是跪姿,玉色偏青黄,但是玉质很好,雕工有点儿粗犷,但是粗犷不是粗糙,刀法给人一种雄浑厚重的感觉,别有一番美感。

驼峰处作褐色,确切地说是红褐色,的确不是皮色或者沁色,因为不够自然。但是,这驼峰处的包浆和整体包浆一致,并不显得突兀。

“便宜点儿吧!”孙中原冲摊主笑了笑。

“小兄弟,你看这造型,这是唐代的玉件,三千不贵吧?而且我都是一口价儿,不坑人!”这摊主说话粗声大气,看起来是有点儿实在。

“这肯定不是唐代的。”孙中原本不愿意和他在摊子上讨论,但现在讲价呢,这年代的决定作用太大。

“这造型,分明就是唐代的骆驼!怎么不是?”摊主一听有点儿着急。按说,对于买家的否定,一般摊主不会反问这个,哪怕是买家不懂,摊主也会含糊一下带过去。因为讨论对成交来说没什么大意义,而且浪费时间。

孙中原皱了皱眉头,“这是仿唐代的工艺,造型是像,但是刀工过于粗犷。再就是玉器的质感不对,唐代的玉件,光泽滋润内敛,这种感觉没出来。”

孙中原说这些话,是因为看摊主有点儿急了,而且他毕竟是个年轻人,一时有些逞口舌之快。

不过,这句话倒是把摊主说着了。他没想到,这么年轻一个小伙儿,居然能一针见血。

玉件的断代,首先当然要看纹饰和造型。不过,质感光泽也很重要。不同年代自然不一样,比如战汉玉器的玻璃高光,比如唐宋玉器那种滋润内敛的感觉,都是断代的一些凭据。

这东西,摊主没拿准,许在两可之间,所以被人说中才急了。而且收来确实比较便宜,要不然怎么会只开三千?

“那你到底还要不要?”摊主直愣愣问出了这句话。

这句话,虽然没有承认是仿品,但显然是露了怯。或许也跟他有点儿憨直的性格有关系,一般老油子,即便被戳到针脚,首先想到的,也是遮掩。

“我不是一直和你在谈价么?”孙中原笑道,顺手点了一支烟。

“还是三千!”摊主也点了一支烟,露怯归露怯,价钱上毫不松口。

孙中原想了想,“那好吧,你看这样行么?三千,你搭我件东西。”

摊主一听,看了看面前的摊子,“你先说说想搭哪一件?”

孙中原顺手抓起了一件旁边的笔筒,“就这个吧!”

摊主定睛一看,这是件工艺一般的仿品,青花山水片儿,年头绝对过不去二十年,这样的东西,通常过不了百,还得随便挑。

“行!”摊主答应了。

霍晓东在一旁一直没说话。这黄玉骆驼他一时断不了代,不过这件笔筒他看明白了,真是新仿的,要这干嘛?

孙中原拎着东西起身,走了没几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句,“这年头儿,愿意当冤大头挨宰的人还真不少!”

回头一看,正是那个放下这件黄玉骆驼的黑框眼镜。一见孙中原回头看他,那人嘴角一咧,笑容里带着几分鄙夷。

此时,霍晓东没注意,他拎着东西,在一个摊位前蹲下了。

“谢谢您了!您看不上,我喜欢!”孙中原的手里,正盘玩着这件黄玉骆驼,他举了举手,“祝您好运!”

这个黑框眼镜,眼力不怎么地,倒是自负得很。这样的人,孙中原反而要捧他两句。

说完要走,这时候人堆里突然出来一个人,“哎哟,小孙先生,真是巧啊!”

孙中原一看,原来是通古斋的老板康宁,“康总,来逛摊啊?”

古玩店的人逛摊,那是常事儿。很多小店儿甚至以此为主要货源,摊上抓了东西,反身就加价摆在店里卖。不过以通古斋的实力,自然不会这么做。逛摊,是康宁的爱好。

“是啊!”康宁看了看孙中原的手上,“什么好东西直接攥手里了?”

说话之间,康宁又看到了黑框眼镜,“哎?秦老板?怎么,你们认识?”

黑框眼镜见了康宁,立即笑道,“康总你好,不认识。”

“那我得给你介绍介绍了。这位,孙中原,别看年轻,那眼力可在我之上!你不是老去我店里鉴定东西吗?要是认识了他,那就知道什么是高手了!”康宁说着,又对孙中原道,“这位老秦,就是通古斋旁边笔墨纸砚店的老板,邻居,爱好古玩,不过算是刚入门!”

孙中原淡然一笑,“秦老板你好!”

黑框眼镜的表情很尴尬,简单应了句,“你好。”

“拿出来看看吧

猎宝  第59章 粗大明

!”康宁指了指孙中原的手上,孙中原便把黄玉骆驼递给了康宁。黑框眼镜本来是要告辞的,一见康宁开始看这件东西了,不由得也上前凑了凑。

“老仿?”康宁看了几眼,“玉质不错啊,看工,这是粗大明的意思?”

所谓“粗大明”,在古玉玩家口中,是常听到的一个词儿。大意是说明代的雕工,以粗犷见长。不过,能从一件明代仿唐代的玉器里看出工艺,这康宁的眼力真是不弱了。

“嗯,就是明代仿唐代的骆驼造型。我看是件传世品,包浆还不错,就拿下了。”

“看来是捡漏儿了!我这问多少钱可有点儿坏规矩啊!”康宁笑道。

“没什么,三千块,那摊主不肯落价!”孙中原应道。这事儿黑框眼镜知道,回头康宁一问便知,而且远离了摊子,说说也无妨。

康宁略略一怔,“还真捡漏了啊!这东西,少了十万哪里去找啊?是哪个摊儿?我也去路克路克!”

“那摊主比较粗线条,东西都是一口价儿,没准儿人家收来的就低!”孙中原指了指那个摊子的方向,“我这也是运气好,多亏秦老板没看上。”

“没看上?”康宁转而看了一眼黑框眼镜,“秦老板,你这口味档次提升,很剧烈啊!”

固原治疗卵巢炎医院
固原治疗盆腔炎方法
固原治疗盆腔炎费用
固原治疗盆腔炎医院
固原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