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摇滚变色龙大卫鲍伊因癌症去世享年69岁

发布时间:2018-10-31 13:34:29

摇滚变色龙大卫·鲍伊因癌症去世享年69岁

导读:1970年与安吉拉结婚。儿子邓肯·琼斯。1992年与伊曼再婚。女儿亚历山大莉娅·琼斯。《英雄》《房客》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月10日,摇滚传奇人物大卫·鲍伊(DavidBowie)因癌症去世,享年69

原标题:摇滚变色龙大卫·鲍伊走完华丽一生

1970年与安吉拉结婚。

儿子邓肯·琼斯。

1992年与伊曼再婚。

女儿亚历山大莉娅·琼斯。

《英雄》

《房客》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月10日,摇滚传奇人物大卫·鲍伊(DavidBowie)因癌症去世,享年69岁。

生于1947年1月8日的大卫·鲍伊刚刚度过了自己的69岁生日,并在生日之际发行了新专辑《黑星》。1月11日,大卫·鲍伊的社交媒体账号发布了其因癌症去世的消息:“大卫·鲍伊在勇敢地与癌症抗争18个月后,安详地离开了人世。在大卫·鲍伊弥留之际,他的家人一直陪伴着他。虽然你们中的许多人会分享这一消息,但我们希望在这一悲伤的时刻能够尊重其家人的隐私。”

随后,大卫·鲍伊的儿子、电影导演邓肯·琼斯也发文:“非常遗憾和悲伤地告诉大家这是真的。我将离线一阵子。爱你们。”他还晒出了童年时和父亲的亲密合影。

摇滚变色龙的变色音乐人生

提起大卫·鲍伊,“摇滚变色龙”是他一生最著名的标签。但很多人或许只知道他善于变色,却不知道他到底如何变色,以及他的变色对于世界摇滚乐甚至时尚的影响力。就像鲍勃·迪伦唱过的《像一块滚石》一样,大卫·鲍伊身上永远充满了一种向前的推动力,在不断推翻过去的同时,通过敏锐的时尚触觉将当时刚出现的一些前卫音乐,推向更为大众的层面,保持足够的能量和活力。

大卫·鲍伊并不是一个只知向前和上升的歌手,对于东方禅宗的迷恋也让他经常将“退一步海阔天

空”这个道理,运用到自己的音乐人生里。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极简主义,以及新世纪开始后的回归本质,都让大卫·鲍伊通过缓冲和清空,为自己之后的音乐积蓄更多的能量。

大卫·鲍伊的摇滚乐不缺人文关怀,同时让摇滚乐变得更为性感。大卫·鲍伊的折衷主义也让他的摇滚乐既有力度,又不缺柔软;既可以用来反省,也可以用来享受。大卫·鲍伊的魅力在于形式上的多变,其实更在于他将摇滚乐呈现出了不同的可能性,关于曲风、关于视觉、关于时尚……

每阶段都有不同的大卫·鲍伊

说到大卫·鲍伊在摇滚乐史上的鼎鼎大名,不像甲壳虫乐队分为根源摇滚和艺术摇滚两个不同的阶段,也不像鲍勃·迪伦始终在民谣和民谣摇滚间反复“折腾”。大卫·鲍伊的摇滚音乐人生是丰富的,也是多变的。

1969年,大卫·鲍伊发行了第二张个人专辑《太空怪谈》,从此,大卫·鲍伊不再像首张同名专辑那样继续演绎正统民谣。由于受到地下丝绒和傀儡等乐队的影响,他的音乐开始多了迷幻味道。紧接着在1970年发行的《失去世界的男人》,配合着一系列贵族气息的妖艳造型,以及由这种外在气质影响的音乐气质的改变,大卫·鲍伊终于以夸张的形象和华丽的表演形式,奠定了“华丽摇滚”的地位。1972年的专辑《陨落星尘》更因为结合外太空的概念,以及虚构的齐格·星尘这个人物,将故事、造型和音乐融于一体,成为华丽摇滚史上最华丽的专辑。

1975年,大卫·鲍伊以一张《美国青年》开始了惊人的转型,除了浓妆依旧之外,无论是绅士化的穿着,还是愈发醇厚的声线,都有着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改变。在音乐风格上,大卫·鲍伊更增加了灵魂乐以及放克乐等黑人音乐元素,音乐口味明显向美国听众靠近。1976年底,由于对德国流行音乐产生浓厚的兴趣,大卫·鲍伊和音乐人布莱恩·埃诺及伊奇·波普一起开始了旅居德国的生活。在这一阶段,大卫·鲍伊和他的乐队贝斯手,同时也是他专辑制作的合作人托尼·维斯康蒂,抛开早期“华丽摇滚”的繁琐,以极简的手法推出了他在摇滚人文意义上最为经典的“柏林三部曲”:1977年的《消极》《英雄》以及1979年的《房客》。

当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许多摇滚巨星无法融入享乐主义的八十年代时,大卫·鲍伊则轻松卸下了冷战的包袱,轻松地跳起舞、唱起歌。1983年发行的《让我们跳舞吧》,大卫·鲍伊唱着当时最为新潮的“新浪潮”音乐,与时俱进地玩起了音乐新游戏。又一个十年后,大卫·鲍伊在1995年与布莱恩·埃诺牵手,合作推出了《户外》专辑。这肯定不是电子乐史上最为经典的专辑,但却是流行音乐史上最为知名的电子专辑,恰恰也是摇滚变色龙对于音乐的意义所在。

进入新世纪后,大卫·鲍伊对于摇滚乐的影响开始减弱,毕竟这本来就是一个摇滚乐缺少创新和巨星的时代。大卫·鲍伊选择了往回走,通过2002年的《异教徒》、2003年的《真实》和2013年的《第二天》三张专辑,将摇滚乐带回了本质。其中,《第二天》专辑不仅很好地和自己1977年的专辑《英雄》进行了呼应,还在时空对话中用世事的变化突出情怀的不变。

2016年1月8日,大卫·鲍伊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黑星》。一代摇滚巨星没有做到死在舞台上,但在离世前用唱片为自己画上句号,也是圆满了。

新专辑以华丽摇滚谢幕

因为在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三天后逝世,《黑星》成了大卫·鲍伊最后一张专辑。

或许是预感,或许是箴言,大卫·鲍伊虽然将这张专辑命名为《黑星》,其中的歌曲也有着非常黑色的氛围,但这又是一张标准的华丽摇滚专辑。虽然可以将之划为融合音乐的范畴,但比起现在许多该类音乐来讲,《黑星》充满了更多的底蕴,这种底蕴就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一直积蓄至今的华丽摇滚。

大卫·鲍伊在音乐上的不同,就是他不单纯用元素的拼贴。《黑星》整张专辑实际上是在用一种类似“前卫爵士”的基调在调控着音乐的方向,多变的节奏和鼓点配合着每一次的情感及文字变化,进行着思想和音乐的同步发展。而萨克斯的牵引,除了让音乐充满着一种冷色调,也起到交响乐团指挥那样的作用。

专辑同名曲《黑星》既是整张专辑的序曲,也是精髓。除了将歌曲分成两部分处理,并且用上了“前卫爵士”、蓝调、太空摇滚、氛围乐、迷幻浩室等曲风外,《黑星》是大卫·鲍伊剖析和探讨自己的一首作品,其中涉及了许多像文化融合、生与死等宗教及文化的命题。这其实是他在“摇滚变色龙”表象之下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东西,也让《黑星》充满了神秘主义的色彩。

《拉撒路》这首歌曲同样承载着信仰、信念等命题,加上《黑星》抽象却有关生死的寓意,让人再度感叹大卫·鲍伊的音乐世界在鲜艳外表下的深邃。或许你觉得这样的音乐太过于晦涩,一张关于一个人一生的专辑,可不是那些神曲听一遍就能让你记得住,更何况这张专辑还是关于一位经历如此丰富的摇滚音乐人的一生。

既让音乐变色,还让时尚变色

大卫·鲍伊既是一位摇滚歌手,也是最早并且是最成功的多媒体音乐人。和通常的摇滚明星主要靠音乐本身的创造性、革命性,或者音乐之中的人文自省内容,从而在摇滚乐历史上立足不同,大卫·鲍伊身上既具有摇滚音乐人应该有的人文特质,又有着大部分摇滚明星所不具备的特点,那就是他的形象、穿着,以及对时尚文化圈的影响力。

不得不说,服装和化妆是大卫·鲍伊音乐世界的有机组成部分,是可以为其音乐加分的内容,在某一阶段甚至有超越与音乐平衡关系的表现,并且决定了其音乐内容的本质。第一张真正让他声名鹊起的专辑,是1971年发行的《失去世界的男人》。在这张唱片的封面,他头顶长波浪的卷发,身着一袭藕色的长裙斜卧在一张沙发上,如此中性且妖艳的扮相在当时很快引来了一些卫道士的抗议。这张专辑的封面在欧洲一些国家发行时,甚至被迫更换。但即使如此,仍然无法阻止大卫·鲍伊的走红,尤其是当这种华丽的造型配上唱片中的音乐,更好地在视觉上巩固了华丽摇滚(GlamRock)在许多人心目中的印象。大卫·鲍伊在这张专辑的打扮也很快以古典印花长裙、中分长发、丝绸衬衫和阔腿裤的方式,被时尚界选用至今。

1972年,大卫·鲍伊迎来了他音乐生涯最为经典的一张专辑《陨落星尘》。这是一张由虚构概念构成的唱片,成为摇滚乐史上最为经典的概念专辑。为了让虚拟更真实化,大卫·鲍伊特意邀请了日本设计师山本宽斋,为他量身定造了一套独特的连体衣。让·保罗·高提耶(JeanPaulGaultier)的2011年春夏女装系列设计灵感正是来源于此。与此同时,这张专辑上大卫·鲍伊的造型又被Prada用在了2008年春夏的印花套装上。当时大卫·鲍伊浓墨重彩的眼妆,亦在2006年被Gucci继承,用于他们2006年秋冬的眼妆系列。

事实上,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转战美国市场起,大卫·鲍伊的歌迷曾经一度对自己的偶像改变曾经的华丽造型,从而对金红短发、苍白面孔及金属色眼

妆的近似吸血鬼式的绅士新造型感到不满,但这阻挡不了大卫·鲍伊再度创造一种新时尚。赖斯·范诺顿(Dries VanNoten)的2011年秋冬男装造型,以及理查·尼考尔(RichardNicoll)同年推出的春夏季白衣黑裤造型,其设计灵感莫不是来自于那个时期的大卫·鲍伊。在更早的2001年,当时的亚历山大·麦昆在就职纪梵希(Givenchy)时,曾经推出过的春夏系列设计,同样会让大卫·鲍伊歌迷追忆起自己偶像的“柏林三部曲”,因为那些修长款风衣,分明就是大卫·鲍伊曾经的标配。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卫·鲍伊依然前卫,2011年罗兰·穆雷(RolandMouret)所设计的首个男装系列品牌秋冬款,就取材于大卫·鲍伊所拍摄的电影《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中的造型。至于1973年的《阿拉丁精神》封面的彩妆,更直接影响到九十年代化妆美容业的发展,直至衍生出烟熏妆、晒伤妆这样的新妆容,并通过王菲等歌手的传播,一度成为最时尚的美妆。

出演电影乏善可陈

据不完全统计,大卫·鲍伊总共出演过大约21部电影,有的角色不过几分钟的戏码,大多数乏善可陈。从1983年到1986年,他接连出演了几部比较重要的电影,比如《欲望》《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绝对新手》《迷宫》。

上世纪90年代,他参加了斯科塞斯的电影《基督最后的诱惑》的拍摄,扮演一个小角色罗马执政官,出场仅仅几分钟,然而他的歌迷们坚持认为他在这部著名电影中的角色是很重要的。除了《基督最后的诱惑》外,同期他还出演了《双峰之与火同行》《意大利面条事件》等。

1996年,大卫·鲍伊出演了电影《轻狂岁月》,扮演了自己一直非常感兴趣的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这个和摇滚界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名人。

□悼念

他的创作超越了音乐本身

大卫·鲍伊离世的消息昨天下午传来,迅速在朋友圈和微博刷屏,诸多圈内人表达了哀悼之情。阿里音乐董事长高晓松写道:“纪念DavidBowie,时光残忍,我年少时的偶像一个个去了。”著名歌手李泉表示:“自音乐从艺术分离出来走向市场,快一百年了。它似乎失去了一些艺术的客观属性,包括自由地创作以及公正地被评价。但也正是它彻底地走进了大众的生活,所以每个国家产生的音乐好像一面镜子,折射出这片土地上的感觉、情绪和品味。DavidBowie的离去,像是碎了一面能折射出敏感深邃的不羁的镜子。”前Beyond乐队成员、歌手黄家强在上留言:“好沉痛的消息,我的偶像DavidBowie因癌病离开了。祝愿偶像可以好好安息,永远怀念您。”

歌手林俊杰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说:“大卫·鲍伊的作品对我的创作多多少少都有影响,基本上他就是一个摇滚的代表和经典人物。我觉得应该不只是我,全世界的人其实都在哀悼大卫·鲍伊的离开。真的是像云霄飞车的那种感受,因为前几天我才得知他要发新专辑,今天就公布了他去世的消息,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难过的事情。我很敬佩他,他一直把音乐当作自己的生命。即使在非常痛苦的一段时间,他还是依然坚持着音乐梦想。每个人都应该好好去学习这一点,把自己该做的、想要做的一直不断地做到最后。”

著名DJ有待同样在采访中表达了敬意:“我对他在这个年纪还在做很多新的尝试感到特别的兴奋,他在一直不断地探索,很让人敬佩。虽然摇滚乐不是他发明的,他等于是再发明了摇滚乐,更准确地说是,他为今天的摇滚乐开拓了更多新的领域。他当年做的很多尝试是特别有价值和有意义的,他的影响力可以说无处不在。他从文学、戏剧、艺术上面吸收了很多灵感,并将这些灵感运用到摇滚乐当中。他不仅仅是一位音乐家,而且他对于时尚的影响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他和时装设计师的合作,把他的摇滚理念通过时装设计来体现。他也是最早将视觉艺术与摇滚乐结合的艺术家。我觉得他其实不是一个歌手或者是一个摇滚明星那么简单,他的音乐是一种艺术创作,超越了音乐本身。”

□生平

大卫·鲍伊,原名大卫·罗伯特·琼斯,英国著名摇滚歌手,与披头士、皇后乐队并列为英国20世纪最重要的摇滚明星。1970年与安吉拉结婚,生有一子邓肯·琼斯。1992年与伊曼再婚,生有一女亚历山大莉娅·琼斯。

1947年1月8日生于英国伦敦的布里克顿。

1959年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件乐器——萨克斯。

1965年9月16日,因为重名问题,正式把姓名改成大卫·鲍伊。

1967年出版了第一张正式专辑,发表之后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1969年出版了第二张专辑《太空怪谈》,这也是他第一张转型唱片。

1971年第三张专辑《失去世界的男人》引起轰动。随后的第四张专辑《优质小船》则更为成功。

1972年发行的《陨落星尘》是公认的,他最出色的专辑之一。

1973年的《阿拉丁精神》中,他给自己的脸上画出闪电状的红色油彩作为标识。

1975年在专辑《美国青年》中改变了形象和音乐,梳着时髦的金发,西装革履。

1977年《消极》和《英雄》两张专辑与1979年制作的《房客》,是公认的他的三张上佳专辑。

1983年和格调乐队的Ni1“R°dg“““合作,推出专辑《让我们跳舞吧》。

1995年发行概念专辑《户外》广受欢迎。

1997年的专辑《凡人》中,把他把电子音乐发挥到了一个极端。

1999年的专辑《时间》里面则充满温柔与无限依恋。

2002年的专辑《异教徒》延续了《时间》的风格,温和、内敛,富有感染力。

2016年1月8日发行最后一张专辑《黑星》。

2016年1月11日因癌症去世。

本版图片来自络

京华时报侯艳特约撰稿爱地人

回收沥青
硅胶垫片
回收光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