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梧桐小说】梦幻同门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3:45
尤孟春走进中军大帐,只见从帐门起,到最里面的帅案,两侧成八字排开,站满了岳家军的各路战将,各个都是英姿勃发。帅案后面坐着的是白衣白甲的小将岳精忠,帅案的前面却站在一个金军士兵。
尤孟春直接向帅案前面的金军小卒走去。
本来面朝岳精忠站的金军小卒,侧身看见尤孟春走来,立刻单腿跪到地上,低着头呈报。
“大金国左大王帐前,前路元帅胡雷达麾下,右旗营第二百夫队枭勇武士哈里花赤,叩见大梦幻神国公主,尤孟春殿下。祝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祝大梦幻神君万岁、万岁、万万岁!”
尤孟春听这个小卒用生硬但是很有诚意的语调,说完这一大套叽哩刮啦复杂的觐见礼,已经忍不住笑起来。
“快起来吧。这么说,你是一名枭勇武士,叫哈里花赤,是来替你们前路元帅胡雷达给我下战书的?”
“禀公主殿下,正是。”
“你家元帅的战书是下给我一个的,还是我和岳将军两个的?”
“禀公主殿下,是给您和岳家军两家的战书。”
“呵呵,怎么你家元帅要一个人挑战我们两国吗?”
尤孟春故意和这个小卒打趣,她觉得这个小卒反应很快,挺有趣的。
“不敢。”金军小卒还是半跪在那里回答。
“不敢?是你不敢?还是你家前路元帅不敢?”
“小人不敢,小人家的前路元帅也不敢!”
尤孟春突然发现,这个小卒的汉话越说越熟练了,反应也越来越快。她很想仔细看看这个小卒的脸,偏偏这个小卒却始终低着头。尤孟春不由心生疑窦,她绕着这个金军小卒转着圈子,边观察边继续盘问。
“既然是下战书,自然是挑战者。怎么又说不敢?既然不敢,就不该公开下战书向我们挑战!”
“禀公主殿下,我家前路元帅只是挑战公主与岳家军,并非挑战梦幻国和宋国。适才公主言道我家前路元帅要一个人挑战两国,故小人回答不敢!”
金军小卒竟是一一道来,很有一套说辞。
尤孟春疑心越发加重了:一个塞外民族的军前走卒,怎么可能有如此才思敏捷的反应?尤孟春索性继续用话为难他。
“这里面有什么区别吗?我乃梦幻国公主,挑战我自然与挑战梦幻王国没有什么差别。岳家军乃多年宋国抵抗你们金国入侵的栋梁,挑战岳家军也就和挑战大宋一样了。”
“公主此言差亦!公主昨日以一人一从之力破阵拔寨,50万大军中,救走岳家军被困之师;这样的勇气和神力足以惊世骇俗!也可见梦幻神国的惊人实力,我大金隔世与梦幻神国无仇,今世也不愿与这样一个神国结怨!故万万不敢挑战梦幻神国。……”
岳精忠坐在帅案后面,也是越听越生气。他忍不住走出帅案,指着这个金军小卒说:“呵呵,这样看来你们一定就敢挑战我大宋了?”
“禀岳将军,”金军小卒朝岳精忠拱拱手,继续言道:“非也。大金绝非不敢挑战南宋!而是不屑挑战这样一个懦弱的国家!”
“大胆!”
岳精忠听见这个金军小卒公然污辱自己的国家!盛怒之下“咔嚓”亮出了青龙剑。大帐中的将士个个义愤填膺,纷纷亮出了手中的兵刃。一瞬间中军大帐里剑拔弩张,气氛变得异常凝重。
尤孟春一挥手,说:“两军交战不伤来使,乃我华夏民族的礼仪,宋金两国均为我华夏民族之兄弟。请岳将军礼贤金军来使,把兵刃收了吧。”
岳精忠才发现自己有点失态了,他把青龙剑插回去,并挥挥手示意属下将士收回兵刃。中军大帐的气氛渐渐重新平静下来。
金军小卒微微一笑,说:“岳将军何须如此动怒?小人只是说的赵氏统治下的南宋小朝廷,并非那忠勇仁义之师岳家军!”
岳精忠心态已经调整平服,自然就变得聪明机警起来,抓住对方的疏漏展开反击。
“这样看来,你家前路元帅还不及你这个军前走卒啊。你都尊称我岳家军为忠勇仁义之师,你家元帅又为何代代与我岳家军为敌?你刚才也说,胡雷达不是挑战梦幻国和大宋国,而是挑战梦幻公主和岳家军。想昨日一战,公主殿下宅心仁厚,以神力断万军之兵,而不愿伤一执兵之人!并曾再三觞令精忠,不可轻意伤害金军。你家前路元帅有何理由要指明挑战公主殿下?”
“岳将军又差亦!我家前路元帅尊重梦幻公主是仁义贤君,虽女子乃真英雄!同时也敬重岳家军乃忠勇之师。所以此番挑战,只是如同英雄相会,同门切磋,又有何不可啊?”
金军小卒还真是伶牙利齿,毫无惧色地与岳精忠斗嘴。

尤孟春已经看出了这个小卒的破绽,也明白了他的身份,看他还在得理不饶人的狡辩,便决心要龊穿他的底牌。
尤孟春突然走到帅案后面坐下,大喝一声。
“来人!”
自从尤孟春救出岳家军后,加之人人都知道她的公主身份,故岳精忠为她专门配备了一营女兵。尤孟春在大帐里一声娇斥,帐外立刻进来四个飒爽英姿的女兵,在帅案前一字排开。
“请公主示下!”
尤孟春腾地从帅案后面站起来,“啪”的一掌击在案上,下令。“给我把这金军绑了,推出辕门斩首!”
四个姑娘上来几下就把金军小卒绑了起来。
满帐的人看得目瞪口呆,不知尤孟春为何突然雷霆大怒?那金军小卒却并不十分惧怕,只是一直低着的头却被迫抬了起来。只见他浓眉大眼,脸方鼻正,体格健魄,虽为金人,却无粗俗野蛮的虎狼之态,反有堂堂正正的将帅之气。
他朝着尤孟春露齿一笑,说:“公主难道有意步秦桧之后尘?”
尤孟春见岳精忠正要张嘴,摆手止住岳精忠的话头,自己故意板着脸问:“怎么讲?”
金军小卒昂首回答“小人,不知何处触犯龙颜?公主居然要将小人斩首!岂不是欲加罪之何患无词?不是步秦桧的‘莫须有’吗?”
尤孟春突然发出朗声大笑,“哈哈哈……好你个哈里花赤!好你个枭勇武士!”
尤孟春突然沉下脸,走到他身边,说:“你说我欲加罪之何患无词?我问你,你到底叫什么?来此做什么?!你答得若无差无错,我自然罪你无词,要是你妄想瞒天过海,我又怎会是‘莫须有’?”
金军小卒有些错愕地看看尤孟春,迟疑了一下,硬着头皮回答:“我乃前来下战表的枭勇武士哈里花赤。”
“自古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可是没有不斩密探,或者其他什么身份的说法吧?”尤孟春用嘲笑的口吻调侃着。
金军小卒还是继续狡辩着:“公主的话,小人实在不能明白。”
尤孟春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你怎么会不明白?我的胡雷达将军!来人,给金国左大王之子,平南大元帅金兀鞑麾下,前路元帅胡雷达看座!”
胡雷达被尤孟春点穿身份,倒也并不惊慌,若无其事地还是那样被绑着。一名尤孟春的女兵搬来一张椅子,两个反绑胡雷达的女兵将他按在椅子上。大帐里其他将领倒是出乎意料地吃了一惊,有些紧张起来已经去抓兵器了。
这次岳精忠很沉得住气,反而也回到帅案后面,与尤孟春一起坐下来。
“哈哈,久仰金兀鞑的三公子,久习汉学,长于中原,是女真族人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你想来岳家军作客大大方方来就是,怎么冒充起下书的小卒了来了?公主殿下,给精忠一些薄面,还是把雷达元帅松绑吧。”
尤孟春笑着点点头,挥挥手,说:“放开他吧。”
胡雷达松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也笑着重新站了起来,走到帅案的前面,对着尤孟春和岳精忠鞠了一躬。
“胡雷达见过梦幻公主,见过岳将军。公主的眼力果然厉害啊!怎么就会看穿?”
尤孟春笑着说:“胡雷达果然也是艺高人胆大!居然敢只身犯险?”
“哈哈哈,雷达来岳家军岂是只身犯险?岳家军仁义之师,我险从何来?”胡雷达居然大刺刺地把椅子自己搬到帅案前面坐下来。
大帐里,一群岳家军将领看着他们的样子,好像多年的好朋友,不由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胡雷达,你既然下了战表,就是敌人。你是帅入敌营,怎么不是犯险?”尤孟春盯着他的眼睛追问。
“可,我要是只是把这个挑战当作同门切磋,朋友交流,公主认为还有险可言吗?”胡雷达毫不畏缩地迎接住尤孟春的目光。
尤孟春心中有点诧异,脸上不动声色。“怎么,雷达将军在中原学艺难道是拜在岳家门下吗?岳将军你怎么会不知道?如果不是这样,你怎么会与岳将军有同门之谊?”
岳精忠在一旁摇头。“我岳家虽然并无民族歧视,可是的确不曾听说收过女真族的徒弟?雷达将军究竟师从何人?”
“梦幻公主殿下,雷达讨教一句话,可否?”
“雷达将军只管明言。”
胡雷达对着尤孟春一字一顿地说出八个字。
“厄姆那根,梦西瓦里!”
尤孟春大奇,马上伸出自己右手,掌心朝上,说道:“西瓦里,梦西瓦里。厄姆那根,梦西瓦里!”
胡雷达也伸出右掌合了上去,两对手掌发出了四道热流。
奇怪的是,这次没有出现热流互相交汇融合的情况,而是四道热流发生了强烈的碰撞,各自向自己的体内倒击回去。这股巨大的反冲击力,竟然把尤孟春合胡雷达都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向后倒跌出去。
只是这一跌,却又显出了双方内力的高下之分。
尤孟春在被自己内力反冲出去的时候,身体顺势向上拔了起来,她单腿站在椅子上飞快地旋转着,虽然椅子还是被内力的强大作用冲得向后移动,可是,尤孟春的单腿旋转已经卸去了绝大部分的作用力,尤孟春很快就停止旋转,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来,只是让椅子向后移了两步。
胡雷达则完全不同了,当雷达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反冲回来时,被迫身体临空向后翻出去,头朝下双手在椅子背上按了一下,卸去大部分作用力,人还是一连串的后空翻直到大帐门口才站稳脚根,可是椅子还是被他这一按,发出“喀喇喇”的声响,散落在地上成了一堆碎片。
大帐里所有的人都看呆了,起初大家以为尤孟春和胡雷达在较量武艺,谁也没想到他们一对掌就以内力相拼,而且内力之大,几乎就是性命拼搏。只是时间太短,速度太快,一瞬间已经结束,比拼的胜负就是完全不通武艺的常人,也可以一清二楚的看出来。
大帐里顿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和叫好声。
“好漂亮的俏功夫!公主殿下的轻功神了!”
“梦幻公主,这个是哪里还是什么功夫?!简单就是仙女下凡啊!”
“这个胡雷达功夫也不简单!看看那张凳子就知道公主殿下的内力有多大了,他居然在顷刻之间就把这股力道引到了地下。”
众岳家军将领一边叫好,一边议论纷纷。人人都在赞叹尤孟春的惊人功夫,也有人看出了胡雷达的功夫其实也不弱。
一个蓝袍小将的眼力最锐利,他指着尤孟春脚下的椅子给大家分析:“可他还是输给了梦幻公主!公主殿下受到胡雷达发出的内力冲击,肯定不会小于自己发出的内力,他们其实都是被自己的内力反冲回去的结果。可是咱们公主单腿站在椅子,用身体的旋转就把这么巨大的作用力给化解于无形,连椅子也不过朝后移动了两步,其实公主也同样是把内力引入地下了,不信你们看看公主坐下的那张椅子!”
众人听了其中一位蓝袍小将的话,果然去关注尤孟春坐下的那张椅子。这才发现,椅子从帅案后移的这两步,居然在坚硬的青石板地上,划出两道很深的痕迹!木质的椅子,在青石板上用内力划出 寸深的沟痕!别说是在对决比拼的瞬间过程中,因卸去对方的反作用力而为;就是在有充分准备的前提下,专门去做这件事,恐怕也是非常不易做到的。
仅仅这一项,尤孟春的功力已经可以在此时惊世骇俗!
其实,没有任何人知道从严格意义上讲,尤孟春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武艺,更不用提什么惊世骇俗的内力了。充其量就是被“梦幻心法”,一次次把隔世的潜能激发出来了。尤孟春现在身上的所谓内力从骨子里就是佐天梦石的内力。当然现在也只是表现出了5、6成。之所以尤孟春能够轻而易举的化解这股反作用力,更大程度还是来源于她已经重新幻化成项链,挂在脖子上的那串幻链发挥出来的作用。
胡雷达虽然和尤孟春的确师出同门,可不仅是胡雷达的师父,蓝衫客的功力在佐天梦石之下,而且胡雷达也并不含有蓝衫客的内力。胡雷达的内力只是他自己的修为。所以,从这一点上看,其实应该是他的内力在尤孟春之上的。胡雷达没有借助其他的外力,那股反冲力实在太大了,才会造成椅子被打成了粉碎,自己还连续向后倒空翻了十几个,才勉强站稳脚根的败局。
当然,这些奥秘不要说大帐里的人看不出来,就是尤孟春和胡雷达自己也不会知道。所以,胡雷达是输得心服口服。
他神清气定地走回帅案前,单腿跪在地上,重新给尤孟春施礼。“梦幻神国公主尤孟春在上,大梦幻神君之徒孙,大梦幻神门下大弟子蓝衫客之徒胡雷达,拜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尤孟春从椅子上跃身而起,竟临空从帅案上飞了出来,轻轻盈盈地落在胡雷达的面前!尤孟春露的这一手,再一次引起大帐内一片叫好声。
“好!”
尤孟春笑吟吟地伸手拉起胡雷达。“快起来吧!”

共 1201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以浪漫主义的笔法为读者重新演绎了一段历史,宋金战争持续百余年之久。两国百姓生灵涂炭,死伤不计其数,然而所谓的两国争端,起本质是少数统治集团,为扩展领土、掠夺财富而发动的战争。同时,也是一场中华民族内部相互融合过程中的民族战争。作者通过这部作品,表达了自己对战争的谴责与批判,提出了华夏本是兄弟的进步观点。作者妙笔生花改写历史,让世世代代为仇的岳家后代,与金兀术的后人结成朋友。表达了作者反对战争,热爱和平的强烈愿望。感谢对梧桐文苑的支持,期待更多精彩作品。【编辑:春花格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62714】
1 楼 文友: 2014-06-12 14:10: 0 纵横历史,穿越未来。作者号手笔。 喜欢文字的女孩
2 楼 文友: 2014-06-12 17:56:55 祝贺江南老师喜摘精品,恭喜、恭喜。问好,祝创作愉快!幼儿流鼻血
晚上夜尿多怎么治
护理垫都有哪些款型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