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韩健罗氏收购Illumina大战背后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8-11-28 13:20:01

罗氏要收购Illumina,我们这些终端用户到底应该如何看这个并购?是对我们有利还是不利?

我觉得,如果并购成功,测序的价格不会降,会相对稳定。因为最后还是需要客户为罗氏的并购买单。

可是如果并购不成功,价格在近期还会按照每年近50%地降。这对我们这些用户来说可能是好事。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出手“帮助”Illumina? Illumina因为去年第四季度的销售下滑,股价也没有底气,所以在谈判桌上没有几张牌好打。

华大在Illumina进入市场初期的大笔订单的确是拯救了该公司,让他们能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胜出,給他们一个扩大战果的机会。可是,华大的商业模式事实上是和Illumina的利益有驳的。试想,如果我是Illumina, 我肯定不会满意全世界只有华大一家客户,我更希望大家都来卖我的仪器,用我的试剂。所以,华大的生意做得越大,其实給Illumina的“离心力”也越大。

如何使华大这样的铁杆用户的利益和Illumina公司的利益相符?

华大的模式历来是“为了科学而不得不经商”,而Illumina则是一个上市公司,他们是要向股东们负责的,所以“盈利才是硬道理”。这里面是否有更深层的矛盾?这个矛盾又是如何产生的?

我觉得这个矛盾的产生原因不在Illumina, 他们是典型的商业公司,做所有公司都在做的事情。问题是华大的模式比较特别,是他们根据中国的国情摸索出来的经验,也是他们这么多年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无论如何,华大用钱买来的技术平台如何支撑?如何持续发展?是一个迟早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这个平台的卖方不会把“独家”权利交出来,在市场上就势必要产生摩擦。我觉得,解套的关键是能利用这个技术平台迅速产生出超常的价值来。所谓超常的价值,就是能够使华大摆脱对某个技术平台依赖性的东西。很明显,能够有这种效益的只有两样东西:(1)生物信息分析工具;(2)测序产生出的知识产权(药物靶点,诊断目标等)。

华大有点象IT行业的富士康,凭借廉价的技工,成为整个IT产业链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可是,利润率低,对上游技术的依赖大,对下游需求的应变能力还要强。可是,谁又能说富士康不成功?

华大的模式只有他们玩得来,演化成今天的情形好比一条大船,想掉头都得慢慢来了。

在罗氏并购Illumina的“风潮”中,我们是利益相关者,如何布局才不会出局?搞好了,我们可能得到长足发展;而搞不好,今后的发展就可能受到限制。至少,我们能混个不上不下,也算避过了一场“战争”。我们平时之所以要关心商业模式,就是要把属于我们的机会把握住。不然,别人的机会,就会是使我们翻船的风浪。

【本文作者韩健:现任美国阿拉巴马州哈森阿尔法生物技术研究院(HudsonAlpha Institute for Biotechnology)研究员。苏州医学院学士,美国阿拉巴马伯明翰大学医学遗传学博士,并获得美国临床分子医学遗传学专科医生执照。

1996年创办Genaco公司,2006年被Qiagen收购。新近又创办了iCubate和iRepertoire两个公司。iCubate主要经营分子鉴别诊断技术平台和产品的开发;iRepertoire做免疫组库相关的技术产品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