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武道圣尊第十四章争风吃醋

发布时间:2020-01-20 09:04:46

武道圣尊 第十四章 争风吃醋

王世贵和张彦邦喊完价格之后便有意无意的看向白风,似乎在等着什么。

一旁的白风却目中光芒闪烁不定,他看的出来这两人是在激自己出价,本来十两精金的价格被他们一加,那自己至少要喊三十两。

三十两精金只买一夜,这样的话要是传出去只怕会被别人当傻子来看,而且就算是自己喊出三十两之后这两人未必不会再加价。

可若是以前的白风说不定还真会忍不住和他们争上一番。

“特意给我设了个局么,不过也就这点能耐,我把他们想的太厉害了,拿一个女人做文章只想让我破点财,出点丑,既然如此那就破了这个局,钱财这种东西迟早会从他们两家拿回来的。”白风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台上的怜彩儿看不出这三大家族之间的暗斗,此刻的心中却是一片死灰,初夜卖的再高又有什么用,到时候失了身子还不是得回到这个囚笼中来,而且卖了第一次之后就会卖第二次,到头来边和其他的姐妹一样接客收钱,区别就在于卖贵卖贱。

“一百两精金,春娘压根就没想过让我离开,好狠的心。”想到这里怜彩儿欲哭无泪,心中只有无声的惨笑。

“白兄,之前彩儿姑娘可一直对白兄倾心不已,今天彩儿姑娘出,难道白兄没有出价的想法?”王世贵摇着纸扇笑道。

其他人暗暗不屑,什么倾心不已,无非是白家势力最大,怜彩儿想找个身份最高的人傍身罢了,春楼里的女人会动感情?简直就是笑话。

不得不说,这些人的想法的确很正常,怜彩儿的确想依附实力最大的白风。

白风脸色平静道:“彩儿姑娘的一番美意自然不能辜负,只是和你们一起竞价难免有些侮辱人的一丝,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是本人一向是有恩必报,这样吧,初夜我不争了,但是这彩儿姑娘的身,我却想赎,一百两精金是吧,我出了。”

“噗!”一旁喝着酒水的某个公子立刻喷了出来。

“白兄,你疯了。”王世贵愣愣的看着他:“这可是一百两精金,可不是一百两黄金。”

一向傲气的周彦邦也很是吃惊的看着他,不过这表情有点像是看傻子一样。

对他们而言十两精金都有点无法承受,之所以喊出来无非是想激一激白风,让他出这一大笔冤枉钱,平心而论,不管是怜彩儿多么漂亮,多么诱人,他们绝对不会舍得在一位青楼女子身上花上这么多钱。

因为这会动摇他们在家族中的地位。

女人随时都可以有,但是地位和权利失去了那就真的失去了。

白风淡然一笑:“疯?我可没有疯,不就是一百两精金么,我出了,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和我竞一竞价。”

他一说完,所有人才知道自己刚才没有听说,这厮真喊出了一百两精金的价,而且还真打算出。

春娘此刻浑身都在颤抖,她不是激动,而是害怕,她也是八面玲珑的人,自然知道这天价的背后代表着什么,三大家族似乎已经暗暗斗起来了,而自己还傻乎乎的搭了进去,难怪之前有人从旁诱使自己这么做,原来是早有预谋。

“怎么办,这些个修行家族我这小小的春楼可搀和不起,稍有个处理不妥,这今后的生意只怕是没法做了。”

越想下去,她就越心急如焚。

不过一家欢喜,一家愁。

春娘急的要死而原本万念俱灰的怜彩儿此时心中就好像一汪清泉涌了进来,让她重新染起了希望。

“一百两精金,他居然肯为了我出一百两精金,哪天他说的话是真的,若能将我赎回去,日后我心甘情愿为奴为婢伺候他。”怜彩儿暗淡的眸子之中立刻闪烁着动人的光芒,她直勾勾的看着白风,心中越发的激动了。

她之前就认为身为第一大家族的大少爷白风是最好的托付终身对象,以她的身份托付其他人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到最后肯定是辗转数人,颠沛流离,唯有白风有能力让自己过着平平静静的生活。

若是白风知道她现在的想法心中不得不佩服她的睿智了,因为上辈子的怜彩儿的确是被王家当婢女一样送来送去,受尽虐待。

“春娘,我这话说了半天,你就没有一点反应?”白风说道。

春娘这才回过神来:“这,这百两精金的价格的确是有些高了,要不”

她想明白了之后便有想要降价卖人情的想法,讨好一家,总比得罪三家要强。

白风打断了她的话:“价我已经出了,现在又没有竞价的人,按照规矩这人可就归我了,怜彩儿过来吧,今天开始你便是白家的人了。”

“是,白公子。”怜彩儿欣喜异常,打着赤足便走下了台,向着白风走去。

总算,总算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囚笼了。

“慢着。”突然,张彦邦走了出来拦在了两人中间。

白风眯着眼睛道:“张彦邦这是什么意思?”

“白风你出百两精金买下怜彩儿自然没有问题,可是口说无凭,你要想带人走总得当着我们的面把钱财点清了吧,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规矩可是到哪都不会变,万一过上两日人归你了,钱却没有到账,被你来一招空手套白狼,那至我们与何地?倘若是这样,别说一百两精金了,就算是一千两,一万两我也叫的出来。”张彦邦说道。

其他人听到张彦邦的话皆闻到了一点异样的气息。

实际上身为大家族,大富贵的人都十分讲究信用,说是一百精金,那就是一百精金,绝对不会赖账,尤其是对白家这样的修行家族而言。

再说了,谁会一天到晚的带上一百两精金在身上?

明显,张彦邦这是有意想刁难人。

“你的话我听不懂,钱我会叫人送过来,但是现在人已经归我了,我若要带走你敢阻我?”白风脸色一沉,一股杀意酝酿体内,随时便有爆发出来的迹象。

他亡命天下,与人争杀无数岂会畏惧这些黄毛小儿。

张彦邦哈哈大笑:“真没想到白家的大少爷也会说出这种蠢话,虽然我认同你的身份,但是别忘记了你可是一点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我身为武者高高在上,我若阻你你能将人带走?”

“看来今天你是有意针对我。”白风说道。

“我可没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我看中的女子被你三言两语就糊弄走了。”张彦邦并不蠢,不想将意图暴漏出来,只愿意当做一件争风吃醋的事情来处理。

饶平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沧州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杭州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
湖北那几个医院治牛皮癣好
上海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