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鸿元至尊 第128章楚乱(22)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0:50

鸿元至尊 第128章楚乱(22)

张显欲抬手敲门,手即将落到铁皮上时停了下来。..

“哗啦,嘎吱.”

小门这时候突然开启,张显诡异的一笑,并没有闪身离开,随手将长发撩到脑后。

“费兄,这么晚还要去禁区见镇西将军啊。”

“啊!!”

费侗一声尖叫,小巷里黑咕隆咚,一出门面前还站着一个人,就这一点,一般人也会吓破胆,费侗自然也不列外,谁会料到已经下半夜了,还有人在这没人愿意过来的小巷深处待着,但是最让费侗惊恐的是这人是张显,而且一口道出他的目的。

张显快速将费侗制住,连点了几处要**,让他只能行走,连话都说不出来。

张显推着费侗进了门,反手推****,落栓但没锁。

院子里的护院听到费侗的叫声,急忙过来查看,可是他们不会想到费侗被人制住,因为费侗的实力不低,接近圣师巅峰境界。

“东主,您这是.。?”

过来两个人见费侗去而复返,忙过来躬身行礼,张显从费侗身后转出来,迅速将两人点住

,然后将他们扶靠到墙上,如果不是近前仔细看,一定会以为他们两人是靠在墙上休息,但是张显知道,他们最少的半个时辰后才能恢复过来。

这家店铺是东区诸多方块建筑中靠近中间的一家,相对挨着小巷的来讲较为安全些,所以这里的护院并不多,下半夜就这么两人在巡视,防贼防火,张显制住这两人,这个店铺后院就成为无人防守区域。

张显推着费侗来到东面的厢房,推门而入。

“大哥,你怎么又回来了?”

屋里的人睡意朦胧的问道。

张显将费侗推到一边,身形一晃就到了窗前,快速的在床上的人身上点了几下。伸手将他拉了起来。

张显点亮了灯,将倒在地上的费侗拉了起来扔到床上。

“费侗,费祌,原来是亲兄弟。费、曲、白、方、蔺、魏六大没落家族,以费家为主的联盟对抗庒、钱、金家联盟,也不对,应该是以第十八路义军大当家的,金钱豹费侗为主导的、六大没落家族。并暗中同庒、钱、金达成协议,对抗宋氏王朝楚国。”

费侗费祌脸色大变,但是被点住哑**,脸憋得紫红,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张显揭了他们老底,怎么不让他们骇的肝胆破裂。

其实张显也是刚才知道的,两人商议大事时,张显的神识就附在他们头顶的梁上,听得一清二楚。

费侗和费祌在费家不被看重,但是两兄弟都是修炼奇才。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是圣师,就算如此,费家家主也瞧不上他们,费侗兄弟另辟溪路,费侗游历天下十年未归,费祌在要塞东区打拼,创出一片偌大家业。

一年前,费侗忽然回归,这时他已经是圣师巅峰强者,而费祌因为忙于商务。修为略逊于长兄。

费侗回归只在家族待了一夜,就同族长闹翻了,他愤然离开,来到要塞找到兄弟费祌。

两兄弟谈了一夜。费祌这才知道长兄竟然拉起了队伍,在上京南部沿海一带占据了三座大城,顾忌因孤立被官兵剿灭,所以在幕僚建议下投靠了连武,成为第十八路义军。

连武三十六路义军,实际上就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连武为盟主。

平时都是各自为政,但是因为唇亡齿寒的道理,所以任何一路义军被官兵攻击,相邻的首先提供支援,远的采取围魏救赵的方式援助。

如果门主有诏令,目前为止,三十六路义军都是有令必行。

费侗虽然是第十八路义军头领,但是他从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他战斗时喜欢穿花斑战衣,面带豹头面具,被义军成为花斑豹。

费侗不愿意寄人篱下,也是有野心有抱负的人,他把义军交给结义兄弟蔺昉管理,幕僚白恬协助,自己回到上京展开活动,拉拢没落门阀得以支持,最主要还是想得到家族的支持,却没想到家族迂腐,将他拒之门外,幸好他没透漏自己的底细,不然2家主还不把他卖了。

费祌挖取密道,实际上就是为了长兄。

虽然没得到家族支持,但是费祌这十数年却又大收获,竟然拉拢了很多没落门阀子弟跟他打拼,倒也创下一个偌大的商业王国,以要塞东区为根基,商务扩展到十几个大城,就连南北苏里国,武威国、黎国都有涉足,只是规模相对小些。

一年时间里兄弟俩笼络了曲、白、方、蔺、魏等家族精英子弟,后来在这些子弟活动下,费侗出面同几家家主达成了联盟,再后来有同以庄家为首的庒、钱、金家达成了口头协议,共同对抗王族宋氏。

要说这些家族联盟,还算费侗这个没落门阀组成的联盟还多少稳固些。

至于庄家那三族的联盟,应该是最脆弱的,三家金家最弱,算是附庸,钱家要比庄家略弱些,但底蕴不薄,而且这几家内部也不稳固,就说钱家就分三股,钱馥就不服家主管制。

费侗知道了张显身份,他离开后找到兄弟,两人密议了很久,连外面打斗都没惊动到他们。

在对待张显的问题上,两兄弟有些分歧,费侗有意结交这些这个后起的小诸侯,费祌却有不同意见,他想把张显潜入要塞之事报给宋欣,送给宋欣一个大功劳,以此结交宋欣,也就是打算结交武侯,因为他知道内幕,楚威王虽然倚重武侯,但是却并不信任他,武侯现在是处于供奉状态,没有兵权,只能献策辅助,算是顾问一类。

武侯对楚国有不可磨灭的功劳,老来却遭受不公待遇,表面看上去没有什么怨言,其实武侯怎么可能不生怨,只是把这口怨气压在心里不吐罢了。

费祌这个主意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逼迫一直没有表态的缪百川。

费侗和缪百川交情不浅,但是缪百川从不涉足他们的事,这让费侗哥俩很不痛快,张显同缪百川交往,抓住张显,就抓住了缪百川的把柄...。。

未完待续。

苏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白山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吉首治疗性病的医院
苏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白山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